星期五晚上拔完牙回家的路上,被跟在後頭的車子接連按了幾次喇叭,總是自以為是優良駕駛的我當下感到很不悅,心裡忍不住嘀咕著這人莫非是嗑了藥,天才剛黑就這樣嗨翻天。

快要到家時靠右換了個車道,原本後面的車開到了我左前方,趁著在等紅綠燈的時候,副駕駛搖下了車窗對我比手劃腳,一看是位太太的樣子,才覺得情況有點不太對勁,趕快也開了車窗聽聽人家到底要和我說什麼。一聽之下才知道,是他們看到我後輪「幾乎全扁」了,要我回家趕快檢查一下。

這是回家之後看到的情況。


其實這兩天開車都依稀有聽到不正常的怪聲音,不過總覺得是自己太過敏感,每次都是把音樂開得更大聲,再自顧自地唱起歌了結。看到自己的車胎像洩了氣的皮球一樣趴在自己面前,實在是一件蠻心酸的事,不過心酸歸心酸,拔完牙是痛苦的,還是讓我先睡個覺再說吧。

星期六的下午想起了這件事,心裡雖然覺得有點麻煩,可是想著反正有打氣機可以用,就先打點氣,再開去請修車廠的人處理就好,之前有人和我提過可能得換備胎的必要性,不過我完全就認為打氣機可以搞定一切,壓根兒忽略了自己不會換備胎的事實(而且我的車上真的有備胎嗎?)。

下午四點多提著打氣機到車子旁邊,研讀了一下說明書(請原諒我上次使用是很久之前的事了),上面寫著只要八分鐘就可以充飽一個標準車胎,於是我接上了電源和充氣頭,啟動了開關,在震耳欲裂的馬達聲中悠閒地翻著雜誌。

只是十分鐘,十五分鐘,二十分鐘過去了,洩了氣的皮球依舊是洩著氣,氣壓計的指針還是躺在最左邊一動也不動,我才意識到這應該是一個沒救的車胎了。看看時間有點晚,隔天是星期天車廠都不會開門的,要送修一定要把握時間;而我又不確定眼前這個頹圯的輪胎到底還可以支撐多久。有想到的選項是換備胎,換了再上!遺憾的是我本人並沒有實行這個選項的能力。煩惱了幾分鐘之後,決定硬著頭皮賭一把,就讓我開著跛了一腳的車子到附近的輪胎行吧。

一路上都用極慢的速度前進著,這也才發現,原來聲音這麼大,我居然一直放任著不管它!開進了附近的輪胎行,工作人員問我需要什麼服務的時候,我還強自鎮定地說,後胎有點扁,麻煩幫我檢查一下,對方只看了一眼就說,這輪胎全毀了,要換一個新的。我心裡又覺得不服氣,最好你看一眼就看得出來,搞不好可以補也不一定;自己下車再確認一次的時候,發現胎皮整個都破了,連裡面都露出來。當下我也沒啥好再說的,乖乖地付錢了事了。

後來就覺得自己真的不是一個適合開車的人,不會照顧車,對車一無所知。
我好想念台北的捷運和公車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scetic 的頭像
ascetic

Can you keep a secret ?

asceti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