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r 28 Fri 2008 14:32
  • 三月

這是過得很快的一個月份。

三月初,媽媽從待了四十天的灣區來到了大沙漠,一面不斷地碎唸著為什麼之前要找什麼慣用的食材都很容易,同時又發揮了無限的潛力,做出了很多好吃的東西照三餐餵食著,此外,還秉持著婦女的勤儉美德,把姊姊那裡不想吃的/沒吃完的中藥,也一併都熬好讓我天天喝當水喝地給灌完了。就這樣過了兩星期,我帶著被撐得圓鼓鼓的肚子和媽媽一起回了趟台灣。

除去去年五月為了外公的喪禮而匆匆返台的兩天,再上一次回去已經超過一年。唸書的時候一年至少都會回去兩次,每次至少也可以待個兩星期,而工作之後卻是一年才能短短的待個一星期,時間被緊緊壓縮的感覺連帶著心情也會跟著低落不已。

總覺得很久沒有和爸媽一起好好吃頓飯,於是這次便盡可能的待在家裡彩衣娛親;上次見面還小山羊似的小白狗終於長成狗樣,還會不斷地鑽進人懷裡撒嬌;去了一趟新竹造訪了阿瞇家,雖然只是短暫的晚餐約會,卻是很溫馨的小聚會;照慣例和阿轟花了一整晚去弄頭髮,結果回來之後才想起來居然忘了照慣例也去唱個歌,真是覺得好笨喔;還有在古亭站附近,阿轟找到的一家神祕的,隱藏於民宅之中的下午茶店,見到從林口趕來的媛和即將啟程前往台東的佳珩,大家聊起天來還是開心的一如當年,無憂無慮的讓人好窩心。

回去時適逢最激烈的選前一週,每每轉開電視打開報紙,總覺得謾罵與抨擊填滿了所有版面,好像整個社會都處在一觸即發的緊繃狀態一樣。可是當我走在熟悉的街頭,人們的熱情和熱誠卻是與記憶無誤,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的;食材行的老板熱心地出主意告訴我什麼能帶什麼不能帶,計程車司機開心地分享著他的載客經驗,百貨公司地下街的阿姨會在結帳時笑著說要算便宜一點還順手塞了個小禮物,捷運出口的樓梯蹲著賣玉蘭花的老婆婆看到盲胞上樓梯時,會好心地大叫「小心,這裡有洞喔」。許許多多的生活點滴都讓我一再地感受到台灣人的樸實,相信著亂象只是短暫的,這仍舊是片可親可愛的土地。

回來後在時差與工作間飛快地又過了一個禮拜。這真的是過得很快的一個月,也是特別不想離家的一個月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scetic 的頭像
ascetic

Can you keep a secret ?

asceti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CY
  • 回台灣吧。回台灣就會有男人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