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天,早上七點半的飛機飛往 LA。

出發前的那個晚上,某位老朋友沿襲著過去十年來的習慣,因為失戀所以打電話來喋喋不休的說了整個晚上的話。掛了電話已經是凌晨四點多,匆匆忙忙地收拾行李、洗澡、換衣服,再驅車前往機場,在一陣恍惚之中上了飛機,飛機還沒起飛就昏昏沈沈地睡著,醒來的時候已經到目的地了。
明宜充滿義氣地來接機,載我回到她的 apartment,結果太吵鬧的我一進家門就把還在睡覺的吳媽媽、翔和欣綸全吵醒了。醒則醒矣,一群女生便開始吱吱喳喳地聊起天來(好啦,我承認我講得最多…),交叉比對每個同學們的近況。沒辦法,誰叫我們是海外華人,所有的消息都會比大家慢拍很多的。
中午去吃牛角燒肉,除了我們之外,還有 Ted、士穎二人組以及欣綸的大學同學加入。聽說在台北就有這家店,可是很退流行的我在這之前還真是完全沒聽過。因為實在非常的餓(我堅持是時差的關係),所以從頭到尾我都埋頭猛吃,完全沒幫忙烤肉,在這裡要感謝不斷辛苦烤肉,還不斷把食物丟到我盤子裡的諸位朋友們。
吃飽之後明宜很得意地帶我們幾個外地去的鄉下人逛日本超市,還吃了好吃的車輪餅,看到各式各樣的日系商品及食物,不知道為什麼有點小小的感動。之後大家回家聊天,看欣綸之前拍的,堅持不上傳不外流不給大家,可能打算在電腦裡珍藏二十年的照片們(也趁著此時翔拿出了硬碟硬是把欣綸的機密照片弄了一份出來)。
欣綸是傍晚的飛機離開,所以辛苦的明宜只得又風塵僕僕地再跑一趟機場。而我就跟著士穎二人組去逛 UCLA 校園。每次到別人的校園都會覺得很羨慕,覺得別人的校園又大又漂亮,接著就開始怪罪說書讀不好都是因為學校不漂亮的關係(很明顯地是在推卸責任…)。
晚上明宜和我跟好久不見的餡餅及馨儀學姊吃泰國菜。一開始以為滿桌子的菜肯定吃不完,可是可能聊得太開心了,到最後很厲害地全部吃光光。大家討論著是否「完整自己生命」的問題,設想二十年三十年後的各種情境,總覺得這些問題離我們好像好遠又好近。
吃飽飯後回到明宜家繼續喝茶聊天,翔和翔媽媽也加入東拉西扯的行列,不知不覺地就聊到十二點左右才結束。
洗完澡之後,看到明宜一如往常昏昏欲睡地趴在床上,害我也不好意思東摸西摸弄太晚,很快就乖乖關燈準備上床睡覺了。誰知道,明宜已經不是以前的明宜了!我爬上床後,明宜居然主動開口和我聊天!這一切實在是太神奇了,聊到兩個人都精疲力盡了,可是精神還是很好地一直講個沒完(半夜好像有火災警報器響,我們堅持不移動),估計至少是聊到凌晨三四點,終於無力地睡著了。

第二天,我覺得自己是全班最了不起的人。

因為實在太久沒睡覺,這一睡就睡到中午十二點半才起床。短暫地見到了明日之星 Chris,就被明宜下指令要我趕快換衣服,繼續我們的吃吃喝喝行程。
中午去吃「趴趴走」,大概就是賣台灣小吃的店,簡單地說,就是吃了滿坑滿谷的東西。明宜說,要把我餵得胖胖的回去,可是,我明明已經胖胖的了呀,明宜妳實在是太任性了!
下午原本的計劃是要做觀光客,去逛個大花園的,不過因為吃了太多太久的東西,吃完中飯已經三點多,而大花園四點半就關門了,最後我們選擇去 Pasadena 逛街。然後最開心的事是,在這裡我和明宜一起去買了 xxx 而一整天覺得得意洋洋,後來明宜說我太吵鬧要把我的嘴封起來,所以我現在也不敢再說哩。
晚上一行人去吃大阪燒。同桌的五個人似乎都不擅長做這個,又很堅持要自己做。於是五個人十隻眼睛巴巴地盯著鐵板,一直搞不清楚該不該翻面可不可以翻面要怎麼翻面,每次都搞得全員戒備。雖然做出來實在是不如隔壁桌的漂亮,可是我們還是開心地拍了照,雖然賣相差了點,還是很好吃的。
晚上回到家好晚了,大家都很快就不行了,一趴上床就呼嚕嚕地睡著。

第三天,遠端工作。

早上明宜去學校開會 + office hour。就把我帶到學校的某個賣咖啡的地方上網讓我遠端登入工作。USC果然是財大氣粗,完全不需要密碼就有 wireless network 可以用。然後台灣人真的好多,一會兒右邊是討論作業的,應該是研究生;一會兒左邊是要抄作業的,應該是大學生,而且還都是 EE 的,聽著他們的對話突然覺得好青春,好懷念做學生的日子呀。
下午一點多,一起去逛了逛 USC 的校園,然後去吃韓國菜。最後吃完的時候,明宜摸摸這幾天被撐得三倍大的胃說,「平常來都覺得吃好飽,今天怎麼覺得剛剛好。」真是讓我笑到快要昏倒。之後去逛了逛超市,回家收拾行李,就被送到機場了。
結果班機有 delay,晚了一小時上飛機,什麼時候才起飛我也不知道,因為一上飛機就睡著了。只知道回到 Dallas 已經很晚,在滂沱大雨中找車子找了很久,上車的時候己經快要十二點,再加上在機場有點小小的迷失方向(都是因為又暗又下雨的關係!),回到家差不多快要一點了。


最後要總結一下,雖然看起來只是一個一直在吃吃喝喝的行程(事實上也是啦),可是真的很高興,見到了很久不見的同學、朋友們。時間過得很快很快,這次意外地在她們家看到冰箱上掛著當年翔出國前,大家合送的,印了大家合照的迷你小 T-shirt,第一個反應是,其實我都忘了我們有送過這個東西,再來的反應是,覺得感動得快要掉眼淚,照片上的大家青澀的模樣好像還是不久之前的事情,然而如今卻都已各奔東西。

我想,可以確定的是,儘管有很多事一直在變,但還是有很多事,是一直在那裡,沒有變質過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scetic 的頭像
ascetic

Can you keep a secret ?

asceti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Chen
  • COMMENT:
    <div><div>就有些事情是不會變的啊,老朋友失戀亂講話是一定要的!</div></div>
    -----